撸哥哥在线
提示:请按Ctrl+D收藏本站!
点击查看最新福利网站大全!

当前位置:首页 » » 其他小说» 幸福的借種經曆(四十三)-(四十四)(轉貼)

幸福的借種經曆(四十三)-(四十四)(轉貼)
发布时间:2019-06-09 02:41:05   浏览次数:422

但反過來一想其實這也好。這也加速了將婉柔推到我身邊的過程。我一邊在心?得意的想著,一邊繼續的將小妮子摟在懷?溫柔的安慰著。

但漸漸的,我覺得好象又要開始有些難以控制了。小妮子的身體是那麽的柔軟。而且還香香的發出一股股女人的氣味。本來剛開始在廚房的偷窺就已經讓我得到了巨大的視覺沖擊了,這下子,更是完全的按耐不住的,下體又是一陣劇烈的膨脹,陰莖開始直直地立了起來,硬邦邦的就頂在小妮子的身上。

很快的,婉柔就感覺到了我身上的變化。婉柔的粉臉上又一次通紅起來,而且我覺得她全身發熱了起來,還開始有些撒嬌一樣的在我懷?扭動著,完全的一副站立不安的樣子。

婉柔的樣子讓我更是有些心?癢癢的。可我又不知道小妮子現在到底是個什麽心理。想要求她和我消魂一下,可是又怕她對我産生不好的印象,可就這麽白白的放過這個機會,下體硬邦邦的又頂的我直難受。

可就在我心情出在一個極度矛盾的時候,婉柔卻突然的小聲的問我:“你……你真的很難受嗎?”

婉柔的話讓我似乎又看到了一絲希望。我趕緊的回答道:“嗯,老公真的……真的很想啊,都……都快憋不住了……”

婉柔咬著嘴唇,筋著鼻子開始自己在考慮著什麽,她那種可愛的模樣弄的心?更是癢的直難受了。連帶著頂在她身上的硬棒子也開始禁不住的跳動了幾下。

似乎是感覺到我愈發堅硬的突起了,婉柔突然是想到了什麽一樣,她的臉先是又紅了一下,然后想了一會,突然的羞羞的對我說:“那……那我幫你用……用手弄出來……好不好?

“好……好……”我的頭點的和撥浪鼓一樣。然后,似乎是怕小妮子會反悔,我立刻就迫不及待的自己把褲子解開了,當掙脫了内褲的束縛以后,早已是硬如鐵棒的陰莖幾乎是彈跳著就從?面蹦了出來,還立在半空中勃勃地抖動著,前端的龜頭早就漲的因爲充血而變的油亮油亮的,就好象是一個蘑菇頭一樣直楞楞的腫脹著。

看見我的堅硬是那麽的頑強挺拔,婉柔的喘息聲也漸漸大了起來。她用碎碎的牙齒輕輕地咬著自己的下唇,然后就好象是試探性的一樣把手慢慢地伸到我的下體。

當婉柔那柔軟的小手終於握住我陰莖的時候,我瞬間幾乎就覺得自己似乎是抽空了一樣,全身的力量這一刹那都已集中到了陰莖上。禁不住的,我舒服的輕輕地喊了一聲。

小妮子的撫摸是那麽輕柔,又是那麽讓我興奮。她熱乎乎的手掌讓我覺得自己的陰莖好象是被一種暖流包圍著一樣,異常的舒服。

我滿足地閉上了眼睛,開始肆意的享受著婉柔用手給我的服務。可是小妮子搓了好久了,雖然很舒服,卻始終無法讓我射出精液來。我想,這也許就是用手和用陰道最大的分別吧,不論怎麽樣細嫩的小手,都是及不上陰道?的那種溫滑和柔腻的。

婉柔也感覺到這種異常了,她一邊輕輕地繼續擼動著,一邊咬著牙有些羞澀的問我:“老公……你……你不舒服嗎?出……出不來嗎?”

婉柔的話讓我又有了新的想法,我喘息著對小妮子說:“寶寶……用手總是那麽……那麽不自在,要不……要不你幫我……幫我含一下吧……”

我的話讓婉柔變的更嬌羞了。她咬著下唇的力量讓我都害怕小妮子會不會把嘴唇都咬破了。她怔怔的看著我那依舊堅硬無比的東西,嘴?有些喃喃的說道:“難道真的……真的……要含一下才會出來嗎?”

“嗯,”我突然的覺得自己是那麽的期待婉柔的小嘴含在我的陰莖上。“寶寶……寶寶乖,幫我含一下下,一下下就好了。”我一邊喘息著說道,一邊還用鼓勵和哀求的眼光看著她可能是我的目光讓婉柔感覺到那種強烈的需要了吧,所以小妮子露出一絲有些爲難但卻很毅然的笑,頓了一下,她先用她那雙白嫩的小手繼續的握住我的陰莖套動了幾下,然后就小心伸出舌頭舔了一下我那完全是鼓脹的龜頭,似乎是在品嘗我龜頭上有沒有什麽異味似的。

“哦……”我忍不住發出一聲快樂的呻吟。就覺得婉柔的小舌頭就好象是一條靈活的小蛇,又好象是一陣細細的微風從我的龜頭上滑過,讓我全身都禁不住開始哆嗦起來。

“舒服,寶寶……真舒服……”我興奮的和婉柔說著,同時還示意小妮子不要停,鼓勵她趕緊的繼續下去。

我的鼓勵讓婉柔得到了很大的安慰一樣,她開始慢慢地用嘴一點點的吞了下去,一直到完全地含住了我那膨脹的龜頭。

突然之間,我就覺到龜頭已經進入了一個又濕又暖的地方。就感覺渾身的血液象數千數萬條小蛇一樣,幾乎在即刻之間,就都竄到堅硬的陰莖上去了。舒服的我幾乎覺得自己好象輕飄飄的要飛起來了一樣。

“哦……”我禁不住舒暢到及至的喊了一聲。覺得憋了好長時間的欲望這一刻終於是得到了釋放。雖然陰莖插入的不是婉柔那緊窄的陰道,但她的小嘴絲毫也不遜色。而且,她含著我陰莖的那種嬌羞的模樣同時也能台給我帶來更大的精神享受。

我的聲音也讓小妮子含更賣力了,她開始來回的推動頭部,把陰莖在她的嘴?“哧溜哧溜”的吞吐起來。一邊吮吸,一邊還在嘴?用小舌頭不住的在我龜頭上舔弄著。還不時的,用眼角斜視著我一下,好像是觀察我的反應似的。

小妮子的賣力讓我十分的感動。我開始把全部的注意力都放在陰莖上,沒有控制任何的射精快感。很快的,感覺就到了,我覺得睪丸開始一陣禁不住的收縮,一種又酸又麻的滋味從龜頭上一直傳導到全身各個地方。

“好了,要……要出來了,再……再吸的快一些。”我顫抖著指揮著婉柔。小妮子更加賣力了。她使勁的咂住我的陰莖,開始來回的把肉棒在嘴?吞進吞出的。在婉柔的吮吸下,我的脊椎開始發麻,連屁股上的肉都開始緊緊地閉合在一起,我哆嗦著喘息著,任憑那種即將射精的快感一陣陣的洶湧上來。

可就在我即將要射精的一瞬間,突然外面傳來一聲喊叫:“婉柔,你……你好了嗎?快出來吃飯了……”

聽聲音是妻子的。應該是她來叫婉柔吃飯了。可是這聲音來的是那麽的不及時,什麽時候不好,偏偏在我馬上就射精的時候喊出來。

婉柔被嚇了一跳,她立刻的停止了套弄我陰莖的動作,只是緊緊地將我的龜頭含在嘴?,瞪大了眼睛聽著外面的聲音。

“婉柔,你……你在?面嗎?”妻子的聲音竟然由遠至近,最后似乎是來到了廁所的門外面在叫喊著。

小妮子嚇的連忙把我的肉棒從嘴?吐出來,然后急忙的回答:“在,姐,我在?面,馬上……馬上就出來了……”

龜頭突然離開了那溫暖濕潤的地方,讓我立刻覺得似乎整個人都開始變的空蕩蕩的。急的我連忙的向前挺著腰,把堅硬的肉棒一個勁的湊到婉柔的臉上,示意小妮子在把它含到嘴?去。

可婉柔卻不干了,她一個勁的用手將我的陰莖撥弄開,還指著外面,嘴?無聲的說著什麽,似乎是在示意妻子就在外面,讓我不要再這麽大膽了。

可是欲火得不到發泄的我早就憋的有些快崩潰了。我著急的繼續捏著陰莖從對著婉柔的小嘴,想再一次把它塞進去。可小妮子的嘴巴閉的緊緊地,我頂了好幾次,都撞到了她的牙關上,就是塞不到她的嘴?。

正在我們相互糾纏的時候,妻子的聲音又一次在外面響了起來:“婉柔……你……你看見你姐夫了嗎?”

聽到妻子提到了我,嚇的我趕緊的停止了自己的舉動。小妮子似乎也嚇了一跳,我們心虛的相互對望了一下,都緊張的連身上的肌肉都繃到一起了。

緩了一下,婉柔開始假裝鎮靜的對外面說:“沒看見,我……我一直都在廁所?啊,沒……沒看見姐夫啊。

妻子根本就沒有想到我就躲在廁所?。聽了婉柔的回答,她嘴?嘟囔著:“臭老公,跑到哪?去了,說是參觀房子,可我都找遍了,也沒看見他啊。”一邊嘟囔著,一邊還叮囑婉柔讓她快些,大家都等她吃飯呢。

妻子的腳步聲終於越來越遠了,我和婉柔這才舒了一口氣,慢慢地把緊張的心情平緩下來。經過這麽一折騰,我知道我無論如何也不可能在現在就把精液舒服的射出來了。只能是溫柔的和小妮子說了幾句貼心的話,就各自離開了。

當然,我是讓婉柔先回去的,而我又等了半天才回去吃飯。這樣也能避免大家的懷疑。但是自然的,我回去之后就被妻子好一個埋怨。不過我隨便找了幾個借口就搪塞了過去。

下午的時候,我一直都在用眼神暗示著婉柔,讓她自己一個人單獨出去。但小妮子卻好象是變了一個人一樣,一直都在回避我的眼神。再加上臥室?又多了丈母娘和田野兩個人,讓她又多了不少的顧忌吧。

好不容易,在我哀求加幽怨的眼神下,小妮子終於找了一個借口說出去上廁所,但這時候偏偏丈母娘卻開口說她也想去。唯一的機會就這麽白白的從眼皮底下溜走了,恨的我牙根都開始癢癢的。

吃完了晚飯以后,我的機會就更渺茫了。果然,在不到十點的時候,田野就說要回家了。出於別的目的,我開口挽留了一下,不料這小子卻像是沒我這個人一樣,幾乎連搭理都沒搭理我。也不知道我是怎麽惹到他了,讓他這麽恨我。

婉柔終於還是走了。我的機會最后還是沒有實現。一直得不到發泄的我也難受的渾身都郁悶極了。無奈之下,我只好象丈母娘問一下我和妻子今晚上睡哪個房間,想盡快的在妻子身上把這股欲火給發泄出來。

可丈母娘聽到我的問話以后,好象突然的像是忘記了什麽一樣,自己一拍腦袋,有些懊惱的說:“哎呀你看我這記性,今天晚上可能……可能你們要到婉柔家睡一晚上了。”

“爲什麽啊?怎麽家?這麽大地方,就沒有一個客房嗎?”妻子很是詫異,她奇怪的看著丈母娘。

“不是沒地方啊,是……是別的房間的炕還沒干透啊!”丈母娘有些無奈的說。

妻子更是奇怪了。她看著丈母娘說:“媽……怎麽會呢?你和爸的房間?的炕不都干透了嗎?怎麽你們屋?的炕干透了,而別的屋?炕就沒干透呢?房子不是都一起蓋的嗎?”

“房子是一起蓋的,可……可各個屋?的炕不是一起壘的啊。”丈母娘無奈的說。

“怎麽壘個炕還要分批壘啊,怎麽弄的這麽麻煩啊?”我是不懂農村的炕是怎麽弄的,可妻子知道。她更是奇怪的問著。

“那……那要問你爸了,都是他弄的爛事兒。”說到這?,丈母娘的口氣顯得很是生氣。

“爸……到底是怎麽回事啊。”妻子的眼?更迷惘了。

這時候的丈人顯得畏手畏腳的,他有些不好意思的說著:“還不都是……都是爲省兩個錢兒嗎?我這屋的炕是找人幫著壘的,壘一個炕,人家就要一百二啊,我琢磨著,其他屋子?的炕我就自己壘吧,還……還能省兩個錢不是。”

“你省了嗎?”一旁的丈母娘插話道:“你壘的那叫什麽玩意啊。整個一個磚頭堆。你看人家壘的炕,我在竈坑?一燒火,那火苗子順著火牆直接的就通過來了,炕一會就讓火給考透了,你看你壘的那堆破爛,不但火苗子透不過去,反倒是四處冒煙的,能嗆死活人。”

聽了丈母娘的話,我真的無語了。對丈人的舉動真是又好氣又好笑。真不知道他是怎麽想的。但腦袋一轉,突然覺得這應該是一個絕好的機會啊,可以讓我去婉柔那?。想到這兒,我的心?就是一熱。

“行了,別說了,我這不知道錯了嗎?”丈人被搶白的臉上挂不住了。他不耐煩的嘟囔著。

“你哪錯了啊,你多對啊,對了剩幾個錢,自己就上房扒瓦的,這倒好,把自己個摔了不是,?外?多花了錢不說,還讓大丫頭心?惦記著,連工作都顧不上了就來看你,你說你是剩錢了還是費錢了啊。”丈母娘繼續不依不饒的數落著。

“好了,別……別爸了,他……他心?也不好受不是。”看見丈人被數落的耷拉著腦袋。妻子趕緊的上來打圓場。

丈母娘可能也覺得自己說的重了些。也就沒繼續說下去。而是對著妻子和我說道:“你看,我都……都忘了這岔兒了,要不,要不你就去田野家對付一晚上,明天我就找人把你爸壘的炕都扒了重新弄一個,估計弄好了讓火牆一烤,幾個小時就好了。”

“我不去,”妻子的話讓我心?一震:“誰去那個家夥家,看他那臭臉色,跟別人欠了他多少錢一樣。晚上就在家?睡吧,炕沒干透也無所謂,反正是夏天,??也不怕著涼。”

“可不能睡在沒透的炕上啊。”丈母娘的話讓我心?又重新燃起了希望。

“那上面濕氣太重,別說是你們城?人了,就是農村的莊稼漢子睡上一夜以后,也得落下個腰酸背疼的毛病啊。”

“就是,干脆我們就去婉柔家得了。”我在心?默默的說著。但卻不敢把話說出口。我知道,妻子現在正在懷疑我和婉柔有什麽曖昧的關系呢,我可不敢在這個時候引起妻子的注意。

可是丈母娘接下來的話卻讓我幾乎都崩潰了。“要不你實在不願意去田野哪兒,干脆就在……就在媽的炕上對付一夜得了。反正這屋?的炕大,睡上四個人也不會嫌擠的。”

我有些頭大的看著屋?的大炕。說實話,農村的炕是夠大的了。長約兩米多,可寬度足足有將近五米。,基本上是屋子?的一半地方都是這張大炕。別說睡四個人,就是八個人也應該是綽綽有余了。

可是這可不是我希望的。我正在心?琢磨著找些別的什麽借口和妻子說一下,讓她回絕了丈母娘的建議,讓我們去婉柔那?住一夜的時候。妻子卻很是痛快的就答應了:“那也好,我正好都多少年沒和媽擠一個被窩了。”

妻子的話讓我目瞪口呆的。可沒等我說話呢,丈母娘卻笑著說:“臭丫頭,都多大了,還想和娘擠一個被窩啊。”

妻子撒嬌一樣的搖著丈母娘的手臂,嘴?還嬌嬌地說道:“不管我多大了,可……可我都是媽的寶貝丫頭啊……”

看著她們母女倆親昵的樣子。我知道,這基本上是木以成舟了。我的願望看來……看來真的是無法實現了………

幸好,丈人家?的被褥還是不缺的,而且,這個季節的天氣也還不錯,雖然說到了晚上有些冷颼颼的,但基本上只要身上蓋一床毛巾被也就能抵擋過去了。

可能是有我在的緣故吧,丈人和丈母娘上炕睡覺的時候都沒有脫干淨,丈母??娘更是穿著褲子就躺在枕頭上準備休息了。可是當她睡在炕上的時候,只是隨便的一拱腰,就露出一角紅色的内褲,那顔色鮮紅的幾乎讓我眼睛都亮的有些發疼了。

只是看到一點點内褲的邊緣,我的思緒一下子就轉到了下午的那次刺激地偷窺上了。腦海?已經滿是丈母娘正伏在竈台上,乖乖的正任憑田野站在她身后,用堅硬粗壯的陰莖一次又一次的抽插她的下體。而丈母娘腳踝上挂著的,正是那條大大的紅色褲衩。

我的雙眼像金魚一樣的突了出來,呼吸開始禁不住急促的和老牛的喘息一樣。心?的激動讓心跳快的幾乎都連成一片了。剛才還軟軟的東西突然的就一下子在褲襠?發起怒來,脹得快要撑破褲子了。

“老公,還……還傻楞著干嘛呢。快上炕啊。”一邊妻子的聲音讓我的神經開始逐漸的回轉過來。

呼出了一口氣,我盡量平靜的慢慢上到炕上。閉上眼睛竭力的控制自己不去想那些刺激的場面。但有些事情不是自己想控制就能控制的,我越是不肯去想它,它就越是頑強的填充我整個腦海。

過了一會,妻子也爬到炕上來了。上炕時間,她把屋?的燈關了。頓時,房間?顯得有些漆黑的暗淡無光。只有窗外那不算特別明亮的月光還點點滴滴的撒到屋子?一些光芒。

炕很大,即使是睡四個人,還是顯得綽綽有余的。我和丈人都睡在兩邊靠牆的炕邊上。丈母娘挨著丈人,而妻子挨著我躺著。這樣,炕上睡覺的人按順序排就是丈人,丈母娘,妻子,我。

燈滅了以后,妻子悉悉疏疏的開始在我身邊把衣服都脫了。可是周圍都是她的最親近的人,這讓妻子也沒有了那些無謂的顧忌了吧。

當妻子鑽到我的毛巾被?的時候,我明顯的感覺到她身體到處都是滑溜溜的。

我估計妻子現在應該是只穿著乳罩和内褲進來的吧。

妻子剛鑽到我懷?,我就感覺到一股明顯的女人的體香直接撲到鼻子?來。

這讓我本來就挺的直直的陰莖這下子更是象杆子一樣支在褲襠下面。

本來我和丈人丈母娘一樣;都是穿著褲子睡覺的。畢竟和妻子不一樣,雖然我也叫他們爸爸媽媽,但終歸他們不是我的親生爸媽,所以自然也就沒有了那種在親生父母面前的那種毫無顧忌。

但現在妻子脫的這麽光,又是這麽香噴噴的鑽到我懷?,卻那?還讓我能按耐的住啊。已經憋了一天都沒有發泄出來的欲火,這下子更是從陰部直接的又一次猛烈的頂了上來,頂的我全身都熱的發燙。

實在是有些忍耐不住了。反正下在房間?也是黑燈瞎火的。我有些微微氣喘的干脆和妻子一樣,在毛巾被?就把褲子全部的都脫了下來,但和妻子有區別的是;我脫的更干淨,更徹底。連内褲一起都趴到了一邊。

陰莖沒有了内褲的束縛,象在水底憋了很久的人一下子終於透出水面一樣,讓我整個人都覺得有一種輕松到及至的釋然。甚至,堅硬直挺的肉棒在剛脫掉内褲的瞬間,還一下子彎曲的就打在我的小腹上,發出一聲清脆的聲響,這聲響在寂靜漆黑的房間顯得是那麽突兀。

妻子也聽到了這聲響動。她似乎先是被嚇了一下,然后就好象明白了什麽一樣,悄悄地靠到我身邊,一只手慢慢的伸到我下邊摸索著,當她的手探到了我那根硬的發燙的肉棒上的時候,她似乎是有些驚訝的怔了一下,但緊接著,她就把頭靠到我耳朵邊上小聲地說道:“老公,怎麽了,它……他怎麽這麽硬啊……想了嗎?”

“嗯。”因爲害怕被丈人和丈母娘聽見,我的聲音也壓的低低的。一邊說,一邊還有些著急地用雙手開始撫摸起妻子那光滑的大腿,同時,也將她緊緊的抱在我懷?。

由於身體實在太熱了,出於下意識的,我扭動著身體,開始磨擦著妻子身體的各個部位。那種沒有任何衣物遮擋,直接的肉體接觸讓我開始覺得更興奮了,下面那根直挺挺已經很硬的東西就隔著妻子的内褲,抵在她的陰部上。

妻子被我開始弄的氣喘有些急了。呼出來的熱熱的氣息一直撲到我的臉上,弄的更是有些欲火焚身的難受。可是妻子也許是顧忌地點不是時候,她一邊喘著粗氣,一邊有些無力的推著我說道:“別……老公別……別在這?好嗎?被……被爸媽看見……多不好啊……”

“可是……我……我忍不住……好想啊……”我也怕被丈人和丈母娘聽見,便壓低了聲音對著妻子哀求道。可是我的嗓子都被欲火燒的有些發癢了,發出來的聲音都有些啞啞的,但卻帶著一絲充滿情欲的聲音。

“不要……老公不要……”妻子被我又摸又蹭的,弄的身體一陣發顫。推我的力量幾乎都小的可以忽略不記了。她渾身都發軟了,只能低低地繼續和我說道:“別在爸媽的……房間?好嗎?明天……明天我就給你……讓你怎麽弄……都行,今天……今天不要……好嗎?”

“可是……可是我實在憋不住了……你看它……它都多硬了……”我一邊說,一邊在黑暗中拉著妻子的手就又一次帶到了我的陰莖上。

硬硬的陰莖被妻子那柔軟的小手一摸,更是忽的又是一下子漲了少許。還隨著我的呼吸聲在妻子的手中跳動著。

妻子沒有說話了,只是……只是喘息的聲音更急促了。斷斷續續的幾乎比我??喘的更重。我知道妻子也想了,於是干脆把嘴貼在妻子的耳朵上,一邊用舌頭叼起妻子那軟嘟嘟的耳垂在舔著,一邊對著他耳朵似乎像是在吹氣一樣的說:“老婆,你……你不想嗎?你……你也想了是不是?”一邊說,我一邊干脆把手直接的就掏到妻子的内褲?,開始在她的陰部來回的扣挖著。

妻子的下面早就濕的一塌糊塗的了。摸到手?都覺得黏黏的。我的手指幾乎就沒有受到什麽阻力,直接的就插到了?面。

“嗚。”妻子禁不住被我手指插的渾身一震。可是她又不敢大聲叫,只能壓抑著低低地哼哼著。兩條大腿開始繃的直直的,握住我陰莖的手也一下子收的緊緊地,幾乎要我的肉棒都給握碎了一樣。??

“老婆你……你也想是不是?”我一邊小心的把手指在妻子的陰道?慢慢地抽送著,一邊對著妻子小聲的說。??

“老……老公。慢……慢點,我……我怕我會叫出來……”妻子開始哀求我,不要把手指插的太猛。她閉著眼睛抖了一陣,然后也有些急促的靠過來對著我說道:“老公先……先等一等……爸爸媽媽還……還沒睡著呢。”

我明白了妻子話?的意思,她是答應我了,只是顧忌旁邊還有沒睡熟的丈人和丈母娘。我沒有說什麽,只是繼續用手在妻子的陰道?慢慢地抽插著。

妻子的反應相當的劇烈。她身體不斷的戰抖著。陰部?的分泌物量大的驚人,幾乎是好象瞬間就已經把我的手指都浸透了一樣。

妻子此時的反應比平時更強烈。可能是因爲身邊就有別人在場吧。而且竟然還是她的爸爸媽媽。這禁不住讓妻子有一種近似於偷情的快感刺激。其實我也一樣。同樣的覺得這種不確定別人是否會發現的情景下,和妻子做愛是那麽的有一種畸形的刺激。

我的手指開始不由自主的抽的快了一些。在抽動的過程中,大拇指還不小心的觸碰到了妻子的陰蒂上。讓妻子又是一陣有些痙攣一樣的顫抖。

僅僅也就是等了幾分鍾的時間,突然的我們聽到了一聲打酣的動靜,那應該是丈人的呼嚕聲。那聲音就好象是一個催化劑一樣,弄的心神開始一陣波動。我將手指一下子都頂到了妻子的陰道深處,然后在她耳邊說:“睡……睡了,老婆,來……來吧……”

“老……老公。”妻子聲音顫抖的叫著我,然后似乎是比我更有些按耐不住一樣,竟然直接的就一翻身,壓到我的身上。

其實我們都忽略了一個問題;因爲我們都只是聽見了丈人的大呼嚕聲。從而判斷丈人是睡著了。但我們都忽略了丈母娘是否也睡過去了。也許是我們有意識的不去想這個吧,因爲這個時候我和妻子都有些控制不住了。寧願在潛意識中相信丈母娘也跟丈人一樣的是睡熟了。

妻子爬到我身上就開始來回的扭動著。把我的手指從她的陰道?直接就扭了出去。然后她就劈開大腿在我下體來回的蹭著。滑滑的陰毛蹭的我小肚子都一陣的波動。

沒有用手來導引,只是我們相互的蹭了一會兒,彼此之間生殖器的相互摩擦弄的我的陰莖已經硬得要爆炸了,突然,隨著妻子上下的一扭,我的龜頭不知怎麽搞的,就戳進了妻子那濕滑溫軟的陰道?去了。

也許是妻子的淫水太多了,這讓我的進去沒有絲毫的阻礙。而且,大量熱熱的液體包裹在龜頭上,幾乎讓我這一整天的憋悶一下子就好象得到釋放了一樣。

“哦……”我和妻子不約而同的都長長舒了一口氣。緊接著,我開始微微的一聳腰,就將整根肉棒就都頂到了妻子的身體?面。

一插進去,我就沒有絲毫停頓的開始來回動了起來。但由於旁邊就是丈人和丈母娘,我也不敢過於放肆的把動作弄的太大。怕下體的拍肉聲會驚醒他們,就只能小心的,一下一下的頂著妻子。

妻子的熱情和反應絕對在我的意料之外。僅僅是這種小心的抽插,就已經讓她的全身都開始哆嗦起來了。下體的愛液更是分泌的源源不絕的。甚至讓我覺得自己的陰莖有一種正插在黃油?的感覺,到處都是滑滑的。

但說實話,我的刺激之處也絲毫不亞於妻子。雖然不能很肆意的使勁抽送,但是這種有些偷情一樣的感覺讓我全身的敏感度都處在一個極端的臨界點上。每干一下,我都都會有些心虛的看一下旁邊的丈人和丈母娘。生怕自己的動作被他們發現了。

我只能這樣慢慢地,一下又一下的上挺著屁股,把堅硬的陰莖在妻子的陰道?不挺的進出著。隨著我不斷的抽插著,妻子的喘息也開始變的越來越粗重,甚至都有些斷斷續續的了。

玩了好半天,我開始覺得這種姿勢總是有些不盡興的。不但不能放縱的把陰莖在妻子的陰道?盡情的插干,而且,這種女下男上的姿勢也讓肉棒總是不能完全都插進去。總是會有些一點留在妻子的陰道外面的。這讓我感覺總是有些不能完全痛快淋漓的把身子的火氣給發泄出來。

我停止了挺動。對著妻子小聲的說:“老婆,我們換……換一個姿勢吧,這樣……這樣總是不過癮。”

妻子喘著氣哆嗦的和我說:“好的,老公。可……可你別……別太瘋了,別……別讓爸媽給發覺了。”

“嗯。”我應了一聲,然后抱著妻子一翻身,就反過來把她壓在身體下邊。妻子相當的主動,剛被我壓在下邊,馬上的就把大腿死死地盤在我腰上,還用力的上挺著屁股,一個勁兒的使我的陰莖能更深的都插到她身體?。

我開始小心的再一次慢慢抽動起來。干了幾下,還是有些不過癮。干脆雙手架著妻子的大腿,就它擡的高高的,一直抗在我肩上,還順手從一邊抽過來一個枕頭,直接就墊在擺在妻子屁股下面,讓她的陰部突挺的更高翹。

可能是動作有些大了,突然的聽到旁邊的丈母娘忽的翻了身體,竟然直接的把腦袋就對準了我和妻子的方向。

我和妻子都嚇壞了。不約而同的都停下了動作不敢動彈了。妻子那原本還被我架在肩膀上的大腿一下子就溜了下來,緊緊的貼在我腿邊就放好了。

我小心的看了一眼丈母娘,在黑暗中,感覺似乎她應該是沒有發現什麽。可房間?實在太黑了,我看了半天,也分辨不出來她的眼睛到底是睜著的還是閉著的。

看了一會,我覺得丈母娘應該是沒發現我和妻子的動作。她顯得很平靜的就躺在那?。我的膽子開始大了起來,便慢慢地聳動起腰部,把陰莖再次慢慢的在妻子的陰道?抽插著。

“不要了……不要了……”雖然我還想繼續下去,但妻子卻有些不願意了。

她開始有些使勁地推著我,嘴?害怕的說:“老公,這……這太緊張了。我……我不習慣,不要……今晚上不要了,明天好不好?”

可是我的火氣都憋了一整天了,而且,現在陰莖都已經插到妻子的身體?了。這哪能還控制著把它拔出來啊。我一邊繼續開始抽插著,一邊安慰著妻子:“沒事的老婆,沒事,媽就是翻了個身,她還睡著呢,沒發現,沒發現。”

“不行啊老公,再這?弄,我……我心?總是別別扭扭的,這樣,明天好不好。明天晚上我隨你怎麽折騰都好,求你,別……別再弄下去了。”看起來妻子真的是有些心理障礙了,她開始使勁地縮著屁股,盡量不讓我的陰莖能插的更深。

“不行啊,就今晚了。”我有些著急的說:“老婆,這股火把我憋的真的很難受啊,你看,它……它都憋的多硬啊。”一邊說,一邊還爲了給妻子證實一下,我故意的加力一聳腰,狠狠的用肉棒插了妻子一下。

“啊……”妻子被突如其來的襲擊弄的全身都哆嗦了一下,她張著嘴突然大聲呻吟了一下,但緊接著,她就下意識的立刻把嘴捂住了,還擔心的沖著丈母娘那頭看了看,生怕自己的叫聲被丈母娘聽見一樣。

等了一下,丈母娘依舊還是很平靜的躺在那?。可是我也開始覺得心?有些毛毛的了。不知道怎麽的,雖然丈母娘的臉一直都籠罩在一片黑暗之中,但我卻總有一種感覺,覺得她似乎在眯著眼睛沖這邊看似的。??

不過這時候,我也顧不得那麽多了。現在最大的想法就是趕緊的把陰莖?的這股精液給舒舒服服地射出來。否則的話一直就這麽憋著,真把我憋的都要瘋了。

“你看……媽……媽沒醒吧,你這麽叫都……都沒吵醒她,沒事的,我慢點弄,不會打擾到她的。”我開始安慰著妻子,同時還趕緊抓緊時間把堅硬的肉棒繼續在妻子的陰道?抽插著。

可是我的話還沒說完呢,就聽見旁邊的丈母娘突然的長舒了一口氣,就好象是她在把已經憋在肺?很長時間的空氣都排出來似的。而且,她長出的一口氣似乎,似乎還帶著一絲顫抖的意味。

我和妻子又一次嚇的不敢動彈了。這麽連續的驚嚇甚至都讓我的陰莖有一絲軟化的迹象了。我們同時又把頭轉到丈母娘的方向。心虛的看著那?。

可等了半天,發覺丈母娘還是很平靜地躺著。我的膽子還是恢複了。繼續的又一次慢慢地抽送起來。

但妻子這時候卻說什麽也不干了。任憑我怎麽說,她就是不同意再繼續和我做愛了。她使勁地推著我,還來回的搖晃著屁股,一直到把我的陰莖從她的陰道?擠出來才肯罷休。

我感覺到妻子這會是來真的了。雖然如果我強行控制她,妻子就根本沒辦法把我插進去的肉棒掙拖出來的。可是我不敢,我怕這麽做有可能真的會把妻子惹毛了的。

妻子掙拖開我,立刻就躲到一邊去了,甚至怕我再次糾纏她,她還拽過來毛巾被就把自己全身上下都裹的嚴嚴的。本來睡覺之前,我是睡在邊上的,妻子是和丈母娘睡在中間的,可現在妻子爲了躲我,她就翻到邊上了,還把后背對著我,似乎絲毫也不想再給我機會了。





600) {this.resized=true; this.width=600;} alt= align=absmiddle /> 請大大們按下心心或多多回覆~~多多支持~~600) {this.resized=true; this.width=600;} alt= align=absmiddl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