撸哥哥在线
提示:请按Ctrl+D收藏本站!
点击查看最新福利网站大全!

当前位置:首页 » » 其他小说» (轉貼)~~老婆當保姆

(轉貼)~~老婆當保姆
发布时间:2019-06-04 02:40:37   浏览次数:159

老婆當保姆



前言:



? ? 本人叫楊無懼,35歲,在政府工作,收入可觀,跟同齡人比真是生活無憂了



? ? 我的老婆叫林若如,29歲,由於我的工作收入已經可以維持整個家庭,因此

我叫她在家搞好家務就行,做個嫻內助,若如雖然生過孩子但一點都沒有走樣,

生得貌美如花,1.65米,三圍35.24.34,可能因為養尊處優,她的皮膚白?透紅,

加上一頭長髮,真的美的不可芳物,每每與她走在街上,都有引來很多人回頭,

甚至有的吹口哨,不只如此,連不少的女性同胞也不禁看多兩眼,有這樣的老婆,

再加上一份優越的工作,我真是世界上最幸福的男人。



? ? 可是,好景不長,隨著架構改革,政府也要篩掉一批人,而我因為沒有什麼

靠山,竟也下崗了,而一些40多的卻還晉升了,到現在我才理解什麼叫黑暗,但

又能如何呢?



? ? 現在,我孩子正上幼稚園,又因以前沒想過會失業,大把大把的花錢,積儲

已快用完,我只好帶上學歷四處找工作幹,但是我已經35歲,又沒有任何特長,

結果處處碰壁,眼看就要快撐不下去了,這天電話鈴突然響起………



? ? “喂,是小楊嗎?”我一聽就知道來電話的是以前單位的周大長,這是我下

崗後最不滿的人,因為這個周大長已經48了,這次改革不但沒下,還升為副書記,

我化了灰都記得他。



? ? “是的,周書記,什麼事?”我沒好氣的說!



? ? “哦,小楊,是這樣的,我聽說你找不到工作,現在關心一下!”原來是來

挖苦我的。



? ? “沒什麼,謝謝關心,沒事我就掛了。”



? ? “我說小楊啊,你知不知道我正準備介紹個出路給你啊?”



? ? “什麼?”我沒聽錯吧!這個周大長一直不太喜歡我,我這次下崗大概也跟

他有關,現在卻介紹出路給我?



? ? “是這樣的,現在當了副書記,太忙了,家?的家務又沒有人幹,我正需要

一個保姆,聽說你老婆也沒工作,我想請你老婆,工資方面嘛,2000一個月,怎

麼樣?”



? ? “這………”我陷入了進退兩難的境界,實話說2000一個月實在太誘惑了,

但這世上那有這麼便宜的事,難道他有陰謀?“這我不能做主,讓我問問若如後

答復你!”



? ? “好,要是你老婆答應,明天叫她到我家來讓我的愛人見一下麵,我老婆通

過後馬上上班,要是明天不見人,我就找別人了!”周大長說完就掛了電話!



? ? 我掛上電話,老婆就走了過來問道:“老公,什麼事了?”



? ? 我就將周大長的事說了一遍,並說出我的疑問,



? ? “老公啊!你真是的,這還用想,當然幹啦,你太看歪別人了,堂堂副書記,

區區2000元一個月算什麼,騙你不成,你再想想,咱們現在清高不起啊!”



? ? 這句話徹底把我打敗,真的,每天的支出已叫人頭痛,再加上孩子的費用,

真叫人心寒!老婆決定第二天早上就去周大長家見周夫人。



? ? 第二天,老婆一早起床梳洗打扮,穿上以前買的粉紅套裙,帶上耳環,看上

去真是明豔照人,時鐘搭正10點就出去了。



? ? 到了下午才回來,她一進門就到洗手間洗澡,出來老婆說:“喝杯酒好不好?”



? ? “好啊!”



? ? 老婆起身自己去開酒了,老婆將酒放好,坐到我身旁,整個人側倒在我的懷

?. 我喝了口酒問到:“怎麼樣?”



? ? “通過了,但是………”我老婆欲言又止,拿起酒喝了起來。



? ? “但是什麼?”



? ? “先不說這個,來!老公,我們好久沒………”老婆嬌羞地望著我。



? ? 我明白,真的好久沒做過愛了,我看著老婆,我用手撐起我老婆的下巴,四

片嘴唇湊在一塊,我把舌頭堵進我老婆的嘴?讓她吸吮,接著我們做了一場品質

很高的愛,最後我竟發現老婆眼角有星點淚光!



? ? 我問她什麼事,她才一五一十的說來,原來,周夫人要求若如要駐留她家,

以便做早餐,收衣服等,還預先發了2 萬元獎金,說著,老婆拿出2 萬現金,說

:“老公,孩子的學費,是不是明天就要交了?”



? ? 我點了下頭,顫抖的手接過老婆的錢,這樣等於默默的接受了這個現實,我

也忍不住留下了淚,緊緊的抱著老婆,此時大家無語,只有低低的哭泣聲!





? ?? ?? ?? ?? ?? ?? ?? ?? ?? ?? ? 一,



? ? 老婆到周大長家已經一個多月了,她一每個禮拜天下午回來,留下一些家用

就匆匆回去,有時候也會跟我做一次愛,而我就繼續找工作。



? ? 很幸運,我找到了我的好友佘猛,他現在在搞飲食生意,我在他餐廳做了個

樓面部長收入也有800 塊,算高了。就這樣每天上班下班,接孩子放學,做飯,

洗衣服,哄孩子睡覺,然後想念妻子!



? ? 又一個月過去,某天,家?收到一盒錄影帶,卻改變了我跟老婆日後的生活

………



? ? 帶子寫著(楊無懼收)的字樣,我心理正奇怪,現在還有誰給我寄東西呢?

於是我打開放映機看了起來。



? ? 畫面?出現一間很豪華的屋子,好象在那見過,接著是一個赤裸的背影,我

一看就知道這個是周大長,他的滿身肥肉我這輩子也忘不了的,再下來的一幕卻

讓我兩眼發直,只見鏡頭跟著周大長走進房間,只見房間的床上有兩個同樣一絲

不掛的女人正在床上互相撫摩,一個應該是周夫人,35,6 歲的樣子,相貌清瘦,

一頭捲髮,正在吮吸另一個女人的豪乳,另一個女人雙眼用黑布蒙著,但我已經

知道她是誰,她就是與我結婚五年的老婆——林若如。



? ? 我原本打算停止放影這部片子的,但現在又被一些奇怪的想法所阻止,我發

現我自己還想再看多一些。我不由又看了一眼妻子,她正蜷縮在周夫人的懷中,

我覺得我像是在看一個完全陌生的女人。



? ? 這時周大長也加入了,掏出了他的大傢夥,站在若如的面前,手握著大肉棒,

說道:“來吧,小美人,把我這個大東西放進你的小嘴?!”



? ? 我以為若如會拒絕這個要求,但是令人驚訝的是,若如卻緩緩的伸出小手握

住了周大長的陽具………將另一隻手向下伸,撫摩周大長的大鳥蛋,為他打手槍,

將那巨大的黑色陰莖塞入口中,開始為那個周大長口交。



? ? 周大長用大手捏住若如的乳房,他又拉起若如的乳頭,用力將兩個乳頭靠在

一起,這時周夫人張開口,將兩個乳頭都含在嘴?. 若如敏感的乳頭受到這樣的

刺激,她不由自主地眉頭一緊,更買力的將那卅公分的黑色水管塞入咽喉?.



? ? 我真不敢相信,我這麼漂亮溫柔端莊的妻子居然為周大長口交,一直以來我

都未要求過老婆為我口交,現在她竟含著別人的雞巴!



? ? “想不到這個女人這麼會口交,太爽了!”周大長雙目盯著我那正為他買力

銜槍的我老婆。



? ? “當初我還以為她是什麼高貴的女人,還不是想男人的臭婊子!”周夫人說

話真他媽的難聽!我老婆聽了,臉馬上紅了起來,但還不停的吸,更發出淫蕩的

“著,著,”聲!



? ? “蘭鈴,怎能這麼說呢,咱們林小姐在家?可是個賢妻良母,連口交都不會

啊!哈哈哈哈!”一陣叫人心寒的大笑!



? ? 我太太粉面通紅,她吐出陽具嬌羞地說道:“不要說啦!羞死人了,我……

才不是………!”她正要說下去,但周大長已經蹲下來把頭鑽到我太太的雙腿中

間,用舌頭舔吻著她的陰戶。“啊,不,不要,,那?,,”



? ? 這時周夫人已把吻了上來,兩個女人的雙唇緊貼在一起,周夫人主動的伸出

舌頭,我老婆也伸出了舌頭激烈的回應著!



? ? 不知什麼時候我發現我的下身已經高高勃起,我真憤怒自己的本能反應,但

又忍不住往下看。



? ? 周大長是個高手,只見隨著他舌頭的舔動,我老婆的身體不住的跟著擺動,

哼聲也越來越大,最後竟緊緊的抱著周夫人發出“啊”的一聲!是高潮!是高潮

啊!我的天,在我們結婚這5 年?,每一次做愛,我老婆都從來沒有真真正正的

到達過高潮,現在,竟然被周大長僅僅用一條舌頭,用短短5 分鐘就達到了我們

5 年也達不到的高度!作為男人,我是何等的無能!



? ? 此時的周大長已經把他的卅公分大雞巴探向我老婆的陰道,我第一次見到其

他男人的陽具插在我太太的陰道?,一時間百感交集,是憤怒,是妒忌,是無奈,

是自卑,是刺激,已經分不清楚,只知道掏出陽具手淫。



? ? 周大長沒有立即抽送,把雙手在我太太白嫩的肉體上到處遊移。時而撫摸她

光滑的背脊,時而輕捏雪白的粉臀,雙手摸向我太太的乳房。插在她陰道?的肉

棒也開始了輕抽慢插起來。我見到他的肉莖時而盡根送入,時而露出濕淋淋的一

段。看來我太太的小肉洞已經很滋潤濕滑了。



? ? 接著,周大長把粗硬的大陽具從我太太的陰道拔出來。他讓她粉腿高抬著仰

躺在床沿,然後握住她的腳踝把雪白的嫩腿分開. 我太太立即知趣地把他的龜頭

對準著自己濕滑的陰道口。周大長的陰莖又一次進入了她的體內。他一邊玩摸著

我太太的玲瓏小腳,一邊把粗硬的大陽具抽送得「啪,趴」有聲。



? ? “怎麼樣,我比你老公的大多了吧!”周大長說完就抓著我老婆的大屁股快

速的抽送。因為他的雞巴實在是大,抽出來的時候把老婆陰道?粉紅的嫩肉都翻

了出來,還帶出了大量的愛液。



? ? 老婆只能“嗚嗚”的悶叫。下腹不停挺動迎合著,兩人竟然在盡情地性交起

來。這時候又見妻子用一隻手搓捏起自己一對豐乳,腰向上挺,高高揚起了頭,

發出“啊!”的一聲,她又到高潮了。從來未見老婆這樣淫蕩過!



? ? 周大長示意周夫人過去幫他扶著我太太的雙腿,以便他狂抽猛插,老婆的高

潮一浪接一浪,周大長的臉開始扭曲,猛插幾下,抽出雞巴,周夫人及時的送上

嘴巴,一股淡黃色的精液激射出來,全送進周夫人的嘴?!周夫人吞下全部的精

液。



? ? 而我在周夫人貪婪的吞下精液的同時也射精了。



? ? 映帶到這?也結束了,我還身如夢中,這究竟是怎麼一回事啊????





? ?? ?? ?? ?? ?? ?? ?? ?? ?? ?? ? 二,



? ? 禮拜天下午,老婆回家,我向老闆佘猛請了個病假老早就坐在廳上等著,老

婆看見我奇怪的問道:“老公今天酒樓不用開工嗎?”



? ? “要,只是有些不舒服(心?不舒服)請了半天假!”



? ? “啊,老公,你那不舒服啊!”老婆一臉驚訝,很緊張的走了過來,看來還

是很緊張我嘛!



? ? “哦,小事,倒是你………”我欲言又止。



? ? “我?”



? ? “對啊,沒有我在你身邊你有沒有照顧好自己啊?”



? ? “我會的,周副書記對我挺好的,有什麼需要他都儘量為我解決,你不用那

麼擔心。”



? ? 我心想,當然照顧,連你的性需要都幫你解決呢!



? ? “老公,?”老婆遞上每月的家用“沒有什麼事我就回去了。”說完就轉身

要走。



? ? 在她轉身的時候,我隱隱看見她的長褲底下好象沒有內褲的衣紋,難道……





? ? “老婆,”我跟了上去“我們先做個愛吧,很久沒做過了。”我只是試探性

的問道。



? ? “不行啊,今天還有很多活等著我回去幹呢,等下次回來吧!”說完沒等我

回答就急急的關上了門,留下滿腦疑問的我。



? ? 當天夜?,我在床上輾轉反側,一直到下半夜都睡不著。結婚以來的事,尤

其是今天下午發生的事讓我陷入了冥思苦想,我的思緒從過去一直飄到未來,又

從童年一直湧到現在。



? ? 就在這個晚上,我對人生的看法似乎發生了轉變。人生、事業、家庭、愛情,

這一切都是為了什麼?現在的已經不想去尋找答案了。



? ? 這些是什麼,為了什麼都並不重要,重要的是其中永恆不變的東西!而這不

變的永恆又是什麼呢?大概就是一直要生存下去吧!



? ? 老婆現在在幹什麼呢?大概又跟周大長激烈的作著愛吧,在我這?沒有得到

過的東西,她已經得到了,我應該為她高興,畢竟我還是很愛她的,只要她過得

好就行,更何況她能為我們這個家盡她的努力,她這也叫偉大吧,想著想著我又

拿出那合錄影帶來看,用手淫來驅散漫漫長夜避得我快要窒息的寂寞空氣!



? ? 東方的天漸漸發白。迷迷糊湖中,我才睡著了,直至老闆佘猛打電話來。已

經是早上11點了!



? ? “喂,阿懼啊,怎麼一天不見人的,身體還不舒服嗎?”



? ? “哦,不是不是,我馬上回來,馬上回來!”



? ? “沒事就趕快回來,今天好多人,快!”說完就掛了。



? ? 真是的,我在搞什麼,於是我急急的換好衣服就上班去了!



? ? 正如佘猛說的,今天的人特別的多,服務員忙個沒停。



? ? 在一間貴賓房我意外的看見了一個熟悉的身影,是——周大長!!!!!!



? ? 怎麼他來這???在跟他一起的還有周夫人,鄧書記,馬局長,陳科長等大

人物,還有一個人——我老婆——林若如!!!



? ? 對了,我原來忘了告訴我老婆我所在的就是在這間酒樓呢,他們怎麼會一起

吃飯呢?!



? ? 於是,我一面指揮服務員工作一面留意他們的動靜!



? ? 鄧書記說著他上流社會生活的點點滴滴,各式精彩的俱樂部生活,不同常人

的享樂方式,他說幾乎玩遍了世界各國。鄧書記似乎有意的專挑他和其他女人的

風流事,甚至一些較為私密的行為,他都詳盡的描述。聽得我老婆面紅耳赤的。



? ? “你想不到鄧書記的生活這麼精彩吧!”周大長對著若如說。



? ? “對,真想不到你的生活……這麼……精彩……的”我老婆低著頭說!



? ? “其實,你也可以過得這麼精彩啊!”鄧書記說道。



? ? “我?!我看我玩不起!”我老婆的聲音細得我幾乎聽不見。



? ? “你哪里會玩不起?”



? ? “我……我不像你們這麼有錢!”



? ? “哈!哈!哈!玩樂這檔事,男人需要砸錢,女人只要有姿色就可以了!”



? ? 鄧書記開懷的說道,聽到我老婆的回答,發現我老婆並不排斥這種男女之事,

心中一樂。



? ? “像你,就具備這樣的本錢。”鄧書記有意引誘我說道。



? ? “我……我有這樣的條件嗎?”若如稍微抬頭看著鄧書記。



? ? “當然有羅!你人長得漂亮,身材更是一流,光是這雙腿就可迷死人了!”



? ? “經理!你不要開我玩笑了,我哪有這麼好!?”我老婆一向喜歡別人贊她

的雙腿。



? ? “好!!你不相信?那我們打個賭!”



? ? 接著,鄧書記拿出一疊百元大鈔,放在桌子上,估計有一萬塊。



? ? “只要你肯撩起你的長裙,讓我看五分鐘,這一萬塊就是你的!”



? ? 聽到鄧書記這樣說,我心中十分的驚訝。難道他喝醉了,竟然願意用一萬元

的代價,只為了看我老婆的雙腿。



? ? “可是……可是……”我老婆看著臺上的一萬塊人民幣,顯然十分猶豫!



? ? “可是什麼,是一萬塊哦!”一旁的周大長插嘴道!



? ? “可是……可是這?這麼多人!我……”什麼,!老婆看來是願意了!



? ? “這就是你要贏得賭注!”鄧書記正色的說道。



? ? “只要五分鐘?”我老婆問道。



? ? “沒錯!”鄧書記解下手錶,擺出要計時的動作。



? ? 不知是不是金錢的欲望在內心深處呼喚我老婆,只見若如站起身來,雙手執

著長裙的下擺,正想往上拉時,鄧書記說道:



? ? “等等!你站出來,站到大家都能看到的地方,不然打賭沒效!”



? ? 我老婆移動身體,走到房間中間,讓房間的燈光灑在她的身上,逆著光慢慢

的撩起裙擺,露出修長光滑的美腿。



? ? 鄧書記點燃一根香煙,在場每個人的視線都停留在我老婆的身上,包括我,

我現在才發現我老婆也可以這樣嫵媚。



? ? 接著,鄧書記要我老婆轉身面向大家,插開腿,將身體貼在牆上。



? ? “還有三分鐘!林太太,好象腿的部分還沒有完全露出來吧?”鄧書記說道。



? ? “對,對,對,拉上點!”周大長也說道。



? ? 若如只好把長裙拉到腰間,這樣不但腿看見了,甚至連雪白的內褲也完全露

出來了!若如用裙子遮著紅得發燙的臉!



? ? “林太太!還有兩分鐘,你走過來我身邊。”



? ? 當我老婆走到鄧書記的身旁時,那鄧書記的眼睛一直注視著我老婆的被內褲

遮住的陰戶,似乎在研究什麼一樣。



? ? “林太太!還剩一分鐘,你轉過身來背向我吧。”



? ? 老婆乖乖的轉過身。



? ? 我看見鄧書記的手在我老婆的屁股上,輕輕的捏著,好像在試臀部的彈性。



? ? 接著雙手順著屁股的陵線,往下滑到大腿小心的觸摸著,但是並沒有摸我老

婆的陰部。只見若如閉上眼,輕輕的咬著下唇!



? ? 就在我的心快要跳出來的時候鄧書記說道:“時間到!!林太太!你可以將

裙子放下來了。”



? ? 我老婆如悉重負,才放下長裙,坐到原來的位置上。



? ? “林太太!你的身材的確不錯!”鄧書記說道。



? ? “謝謝!”



? ? 原本以為鄧書記會有更進一步的要求或舉動。但是,出人意料的,自從我老

婆坐下來後,鄧書記就不再繼續這類的話題,只是閒話家常。



? ? 我看他們用完餐,也匆匆的離開,之後鄧書記,周大長等驅車回去了。



? ? 我的心頭七上八下的,耳邊卻斷斷續續的聽到服務員們小聲的議論著。



? ? “真大膽!”



? ? “是不是做那種的?”



? ? “身材不錯咧!”



? ? “真不要臉!”



? ? “……”



? ? 自從那次撞見老婆跟那些大官們吃了那頓特貴的午餐以後,心?頭一直很想

知道老婆的近況!





? ?? ?? ?? ?? ?? ?? ?? ?? ?? ???三,



? ? 可能老婆也知道我想念她,一天的晚上她給我打來了電話。



? ? “喂……是老公嗎?!你還好嗎?”我聽出她有點喘息聲。



? ? “好,你這麼有空打電話回來?”



? ? “是的,我……哦!我想說今個禮拜天,啊……,周書記說請你來坐一下!”



? ? 不是喘息聲,是呻吟聲!



? ? “什麼事?哪天還要上班!”



? ? “粗啊!——啊?沒、沒什麼啦!只是,這一層我也不知道!”



? ? “那我儘量在晚上過去吧!”



? ? “好的,快,到了……啊……,哦,那…………我……我掛了!嘟,嘟,嘟,

嘟,嘟”



? ? 周大長又想搞什麼花樣呢?



? ? 星期天的傍晚在街上的一家酒吧?,我低頭喝起了酒來,心?很矛盾,終於

鼓起勇氣,借著酒勁就往周大長家去。離他家越來越近,我的心情就變得越來越

沉重。到了他家門口,一度還想往回跑,但最後的一點理智還是讓我抬起手硬著

頭敲門。



? ? 開門的就是老婆若如,若如笑殷殷的迎著我,“老公,周書記正等著你呢!”



? ? 說著就拉了我進屋!



? ? 只見周大長跟周夫人已經坐在沙坑上,周大長穿著寬身睡袍,而周夫人則穿

著性感的吊帶睡衣,這時候周夫人突然對我說:“無楊懼!!好久不見!”



? ? 什麼?無楊懼?奇怪,我讀高中時的綽號現在應該沒有多少人會知道的,我

不禁又再一次的打量眼前這個女人!



? ? “怎麼了?真的認不出我來了?”周夫人說道。看著她,我漸漸想起一個人。



? ? “莫文惠!?你!?”我驚訝的看著周夫人。



? ? “哈,哈,對了老同學!終於記起來了!”周夫人哈哈大笑!莫文惠是我讀

高一的時候交的女友,後來分手了,原因是因為每一次她主動獻身我都沒有做她,

結果她又交了個叫馮德輪的底一級的男孩,並跟我分手,還給我起了個綽號叫‘

無陽具’!我真想不到,十多年沒見,這個莫文惠竟換了名字再次出現在我的面

前。



? ? “啊,原來是舊相識了,世界真是太小了,哈哈哈!”周大長哈哈的淫笑著!



? ? “你認識周夫人的嗎?”我老婆問道。



? ? “對,周夫人以前叫莫文惠,現在應該叫莫蘭鈴吧!”



? ? “好,好,既然老同學見面應該慶祝一下,若如你幫我去A 超市買些啤酒回

來,讓我跟前工友,蘭鈴的前男性同學聚聚舊,記著是A 超市的!”周大長說。



? ? “好的,那老公,你先坐著,我出去一下。”老婆說完就帶上了門。



? ? 屋?只剩下我們三人,氣氛尷尬。先是周大長打破沉默,



? ? “小楊啊,相信你已經看過我寄給你的錄影帶了吧,看情況你沒有作出什麼

事情,這樣好,做得不錯,很理智嘛。”



? ? “你到底想怎麼樣?”我憤怒的說道。



? ? “你不用急,我把你老婆指得遠遠的,就是要跟你談一下,那A 超市離這?

足足一小時車程,在這一小時?我想看你跟我的蘭鈴做一次愛。”周大長輕描淡

寫的說到。



? ? “什麼???你!!為什麼?你當我是什麼?”我真的發怒了。



? ? “為什麼?我幹了你老婆,你幹我老婆,公平的!”



? ? “我不幹,再見!”我不想再跟這麼變態的人說話。



? ? “無陽具,你難道想一家三口在街上討飯過日嗎?”莫蘭鈴說道:“我老公

現在可是你得罪不得的人啊!”說著隨即貼了上來伸出纖纖玉手替我寬衣解帶,

當時我心頭一震,心?真是說不出是什麼滋味,只是僵立著任莫蘭鈴為所欲為!



? ? 蘭鈴的手法很熟練,我很快就被剝得精赤溜光,她撲到我身上。她握住我的

陽具,張開櫻桃小嘴就為我口交起來。這也是第一個為我口交的人,我從來沒有

想過口交會這麼舒服。



? ? “舒服就喊出來吧!”蘭鈴一邊用手套動我的陰莖一邊笑著對我說。



? ? 這時蘭鈴抬起一條大腿,把她的陰戶湊過來。“滋”的一下,我的龜頭被塞

入她濕潤的小肉洞。溫軟腔肉包著我的陽具,猶如鳥兒歸巢。豐滿的乳房擠在我

胸部,更似軟玉溫簷。她失望地叫了聲:“哇!好短喲!插不到?面了!”



? ? 周大長指著我道:“你躺到沙坑上,我要蘭鈴騎在你上面玩!”



? ? 我聽他的話,仰臥在沙坑上。蘭鈴立即跨到我身上,她雙腿分開蹲在我上面,

一支白嫩的手兒扶著我的陽具,抬起屁股,把龜頭對著那光脫脫的裂縫,然後扭

腰舞臀,讓陽具在她濕潤的肉洞出出入入。



? ? 這種招式我也曾經和和太太玩過,但是我太太一讓我弄進她的肉體,就全身

癱軟,不懂得再活動了,所以總是玩不成。現在蘭鈴不僅主動,而且她很強,她

孜孜不倦地上下活動著,我見到自己那條又短又細的陽具在她兩瓣嫩肉的夾縫?

吞吞吐吐。這種招式對於短陽具的人實在是最有幫助了。



? ? 但是我在享受男女之間最美的感覺時,卻覺得十分無助,軟弱,痛苦?!



? ? 一會兒,蘭鈴一屁股坐下來,我的陽具遂深深插入她的陰道?,接著我就噴

射了!。她喘著氣媚笑著說道:“你真爛,我還沒去啊。怪不得你老婆要我老公

也不要你!”說著,她站了下來。



? ? 我反駁道:“我老婆是十分愛我的,她才沒有你們說的那樣!”



? ? “哈,哈,你是不相信現實,其實你心?也清楚吧。”蘭鈴說道。



? ? “我看不如著這樣,”周大長向蘭鈴使了個眼色“我跟你賭一賭。”



? ? “賭什麼?!!”我好象在極力的維護自己的最後尊嚴,但卻有點底氣不足。



? ? “我看這樣,要是你輸了,你就對著你老婆說‘我是沒陽具的臭龜公!’。

怎麼樣?“蘭鈴說道。



? ? “那要是周大長輸了呢?!”



? ? “要是我輸了,就給你10萬,也不再糾纏你們一家!”周大長說道。



? ? “好,你一定要說話算話,怎麼賭?!”我好象惡魔負身,竟一頭撞進了他

所設下的圈套。



? ? “這個方便,一會你老婆回來,我會問她,但是要是你在場不是太方便,你

就躲在房間看著,只要你老婆說要我。你就輸!”周大長說道。



? ? “好,一言為定!”說完我就撿起我的衣物走到一間比較近的房間,找了個

即隱蔽有可以觀察整個大廳的地方,觀察大廳的一舉一動。



? ? 過了一會,我老婆提著一大袋啤酒回來,但她馬上發現我不見了。



? ? “我老公呢?”



? ? 周大長把我太太拉到他懷?,雙手捏住她的乳房說道:“都怪你慢手慢腳的,

你老公說不放心孩子就回去了,你說我該怎麼罰你好呢?”



? ? 我老婆竟然沒有反抗,嬌聲說道:“罰我什麼呀!那A 超市離這?太遠了,

沒辦法啊!”



? ? 蘭鈴笑著說道:“罰她替老公吮陽具!”



? ? 我太太笑著說道:“那也叫罰嗎?我剛才都吮過了呀!”什麼?!!!!我

來之前他們已經……



? ? 周大長拉著我老婆的小手探向他的跨間,說道:“好的東西再來一次又怕什

麼?”



? ? 只見我老婆嬌羞的應了一聲就本能的捉住周大長的陰莖,把頭鑽到他懷?,

解開他的睡袍,露出那三十公分的超大黑雞巴,張開小嘴含著他的龜頭。我的心

頭一震,看到了這麼一幕另我心碎的畫面:在在不到2 米外,大廳的沙坑上,我

老婆偎依在一個男人的身上,那男人的手捏著我老婆的乳房。而我那清純的老婆

竟然正吸著一條不屬於自己老公的雞巴。



? ? 我老婆含著周大長的龜頭又吮又吸,可能周大長的陰莖太大,她只能含入一

個龜頭,而且已經漲滿了她的小嘴。此時周大長把乳罩從老婆身上解了下來,一

手按住若如的頭,一手在她的乳房上來回搓揉,左乳摸完換右乳,有時輕摳乳頭,

有時大力抓弄,只見老婆被周大長這色狼摸得粉頰暈紅。



? ? “若如,你的奶子真大,摸得乳頭都變硬了。”蘭鈴在一旁說道。



? ? “啊……你摸得人家奶子好用力呦……討厭!痛。”若如不得不吐出龜頭,

說道。



? ? 周大長已把毛手伸向若如的三角地帶愛撫搓揉,也搓得她下體淫液直流,內

褲半濕,更大膽地把手伸入若如的內褲,摸那一撮濃密的陰毛。



? ? “你的水雞毛真長,想必十分渴望男人的大雞巴,今天我會好好治一治你水

雞的淫癢。”周大長說道。



? ? “那有,我不是……啊……不要!”



? ? 周大長已把我老婆的大陰唇撥開,找到陰蒂巧妙地搓弄著。“這樣摸你水雞,

爽不爽?”周大長一邊用手指戳弄著惠蓉的陰戶,一邊用語言來挑逗我老婆。



? ? “別……別再挖了,人家快……快受不了,啊……人家的?面好癢。”



? ? 想不到十分鐘前仍矜持保守的嬌妻,竟在周大長這淫棍的調情下,嬌喘連連,

讓我懷疑她是我端莊賢淑的愛妻,還是人盡可夫的蕩婦!



? ? 若如被挑逗得春心蕩漾,欲仙欲死,只有用力搓弄周大長那根堅挺的雞巴。



? ? 那個被他手指插弄的小穴還在流湯,兩腿抖動很難抵擋這樣的挑逗,“啊…

…啊,不行了,去了,啊……”。在周大長的手指下,老婆迎來了第一個高潮。



? ? 周大長也忍不住了把若如平放在沙坑上,再握住自己的雞巴頂在老婆那又緊

又小的嫩穴上,並不急著插入,只用龜頭在她陰阜上戳弄。



? ? 周大長說:“好妹妹,這樣磨你陰蒂,爽不爽?”



? ? 若如輕輕的點了點頭。



? ? “怎樣?想要了嗎?”



? ? 若如又輕輕的點了點頭。



? ? “什麼?說出來,!”



? ? “我……要。”若如說道。



? ? “要什麼?”



? ? “好哥哥,別再吊人家胃口了,人家的就是要你的大雞巴啊,,啊……別再

磨了!高潮………啊!”周大長已用力將屁股一沉,大雞巴整支塞入我老婆緊密

的肉穴內。



? ? 周大長已開始一下比一下深,一下比一下重地用那根又黑又長的大雞巴用力

地幹著我老婆的肉穴,老婆想收縮,卻又被用力拉回。



? ? “你的水雞真緊,比起我老婆的緊多了,幹死你!”



? ? “噢……噢……唔唔唔……。”若如呻吟著。



? ? 一會周大長把若如的雙腿抬起,讓她在上方,要我老婆用小穴來套他的大雞

巴,自己一邊看那根又黑又粗的雞巴在我老婆白皙的又緊又小的肉穴內出入抽插,

一邊說:“換種姿勢是不是更爽了?”



? ? 若如正對著他,分著雙腿,騎坐在他的肉棒上,一面扭動著腰枝,一面迷離

地仰著頭,不住地呻吟著,:“不!不是的……我、我……”



? ? “別不承認啊!你瞧你爽得連乳頭都硬成這樣了,又紅又翹的,還嘴硬!”



? ? “沒、沒有啊!我、我……啊!!!!!…………啊…………到了”若如羞

得閉上了眼。



? ? “你的屁股可是十年難得一見的美臀啊!圓滾豐滿、又白又挺的,不大不小,

標緻極了,摸起來……細膩充實、又滑又爽啊!看看什麼時候能幹你的屁眼!”



? ? “不!不要說了,啊!求你了!”若如的高潮緊接而來。



? ? “來點更刺激的怎麼樣?”說完,他放倒若如,抽出了大肉棒。房?的我不

知他要幹什麼。



? ? 只見他站了起來,下了床,一把將若如拉起來,拉著她,兩人就這樣赤裸裸

地來到我正在偷窺的這間房間門口,我不禁嚇了一跳。



? ? 眼看我快要暴露了。幸虧周大長停下了,他令若如兩手放在門上,把屁股翹

起來,而後摸摸雪白的屁股,又用兩手把她的兩邊屁股分開,把雞巴插了進去,

賣力地抽插了起來。



? ? 我的老婆就在我的面前被別從背後幹著。而我老婆雪白的屁股不象話地隨著

他雞巴的抽送也在前後抖動著,很是淫蕩。



? ? “我的雞巴比起你老公怎麼樣?”



? ? “討厭,啊……啊……不……不要停!!”



? ? “說,不說我就不動了!”



? ? “當……然是……你……的較長較粗,快……來!”



? ? “那你是要我還是要你老公!”



? ? “我……要……要你!”



? ? 此時的我徹底的失望了,只見周大長得意的看著我,又開始做活塞運動了,

根根到底。



? ? “啊…………快來了……我受不了了!…………啊…………啊…………啊”

我老婆拼命的大叫!



? ? 周大長也大叫一聲,抽出了大肉棒。抖了幾個哆嗦,便射出了精液。



? ? 看到這一幕,我只覺作為男人,我的所有尊嚴都土崩瓦解,只剩下一個低微

的墮落的靈魂,作為男人沒有為老婆,為家庭帶來溫暖,相反要老婆犧牲她最最

珍貴的東西,或許,她也得到滿足,但是卻不是與她緣定今生的我。我的無能是

災禍的根源,我真是我是沒陽具的臭龜公。



? ? “老婆!”我站了出來:“我是沒陽具的臭龜公!”



? ? “老公!你………!?”老婆吃驚的看著我,這一刻就這樣停止了,以後的

故事將會是怎樣呢?(完)